锁陌°清风

物理是个好东西。

【喻黄/联文】 少年时 「10」


是寒假与cp@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联文


校园paro,小学生文笔,ooc属于我。


这里流年/陌风,喜爱咕咕咕。





chapter. 10


校长是个传闻明明很老却看不出老态的家伙,据说此人相当活宝,江湖人称老妖精。

老妖精站在主席台上,嘴里脱稿念这次次必备的稿子,时不时伸手去理自己没有多少的头发,同时伸直了手极力用余光去瞥手心。

老妖精:“我的命是提词板给的。”

老妖精人老不服老,眼看偷窥事迹败露干脆顺势振臂一呼:

“望本届选手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赛出我们学校的风采!”

想象中激情澎湃的“好”声并没有出现,除了形式的掌声,全场竟无人响应,堪称车祸现场。

老妖精:“……”

算了算了他不懂年轻人的想法。


在开幕致辞之后,是熟悉的代表队入场环节。


运动员进行曲响起,一男一女两位解说员依次念着解说词,太阳不知不觉爬上了头顶,天空很高很清,蓝色的,见不到云彩。

“现在向我们昂首走来的是高一<1>班代表队,他们步履大方,班服走的是满清贵族的风格,他们在比赛中能否延续贵气呢?”

“同时入场的还有高一<2>班代表队…他们身上清一色的汉服,体现着谦谦公子的气质。希望他们在比赛中有优异的表现!”


新生初来乍到却很放的开,高一的班服属实给高二的开了一波眼界,八班的人在待入场区看着高一不知道几班的集体小西装,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八班牛逼”,立刻羞耻的低下头去,同时用心理诅咒和余光扫射法术和物理多种方法杀死选班服的人。

副班长:“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高二<4>班代表队,他们身上散发着青年人独特的活力,口号是自信的‘四班四班,颜值最赞!’期待他们的表现!”

已经入场坐在操场上的人群里突然响起一阵尖叫,解说误以为是自己有气无力的演讲吸引到人,没忍住一抬头—

一抬头,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怎么当了两年的解说员就是不长记性呢?

念到四班了怎么还昏头呢?

某叶姓混世魔王上场了台下的哪有不上头的?


叶修生的好看,但并不是正经的好看,更像是眼带桃花似的不正经,也的确是掀起了场面上的小高潮。

毕竟其他几位是出了名的不好相与,这位朋友至今还有收了礼物再回赠别人的好习惯,相比其他人,叶修对群众们来说更有机会。

黄少天捏了捏自己的脸,嘲讽了一波叶修厚颜无耻有对象还不知道管住自己,偏头扫了两眼,心里想的却是自己也不差为什么没有对象。


上头的有了,惊艳的也有了,即使前面已经有了汉服,西装,中山装,运动服,女装大佬,该来的也还是会来。

当八班一众人喊着“爱与和平”招摇过校的时候,恨不得学鸵鸟把头埋地里二尺深谁也见不到,丢人的同时还不忘诅咒副班长不得好死。

黄少天与喻文州并排,走完过场全员在操场上坐下的时候,一阵哄笑声在人群里升起。

“谁他妈这么脑残搞个这个口号,出来谢罪!简直人生污点。”

“先把这人拉出来打一顿再说,来,动手!”

“不是这是喻哥也觉得可以的口号啊卧槽你还真打!”

“……”


声音很嘈杂,喻文州偏头对他笑了笑。

喻文州是个不沾烟火气的人,先前操场上却能迈着步伐喊着和他这张脸极度违和的丢人口号——那样傻气的口号和他的气质显然很不搭,黄少天却觉得很有意思。

那样平添了烟火气而不是在人群中仿佛都能疏离于人群之外的喻文州,他很喜欢。

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就是。


喻文州不喜欢集体活动,这是他的第一次。

他觉得很多人在一起,会吵,会闹,他不喜欢。

他喜爱远离喧嚣的幽静,可他又想在完美的高中生活里插进来一段早恋。

当有人问他对口号的意见时,他的回答是,我没意见。

如果有人追根问底,他会说,他想听黄少天一脸傻气喊口号的样子。他觉得可爱。

有时原因不是第一次,而是,你想做,我陪你。


       【TBC】

【枫晨】 相

写在前面:

枫晨吧翻墙多年养老团文艺复兴活动,激情车祸。

这里是唯一一位意识车选手流年,主要原因是开着开着车自己就脸红/bushi



正文



夜里的不夜城透露出其不朽的繁华,在灯光的死角,躺着弯着腰呕吐的醉汉;幽黑的巷子里,有人策划着截人绑架;价值不菲的车顶着红灯一飞而过,如果路灯时暗时明,那多半是失意的酒鬼顺手拿石块砸出来的缘故。

青年人被簇拥在被光闪的不知道什么颜色的沙发中央,周围的人一边起哄一边看他喝酒,眼角泛起可见的红,他刻意无视旁边有意无意抚上他腰间的手,目光投向面前的舞池,蹦迪舞曲吵的刺耳,一群人群魔乱舞的在面前扭腰抬腿,他却看的起劲。

总比旁边的猥琐男来的强。

身边的人当他默许,手里的动作更放肆大胆起来,附近的人一副“我懂”的态度,识相的闭眼转身,龙皓晨又灌下去一杯酒,潮红漫上耳边,他一松手,酒杯在桌子上砸出砰一声响,男人也被吓了一跳,动作停滞的瞬间,龙皓晨从他怀里脱出来,甩开他的手:

“这位先生,我只陪喝,不陪睡,谢谢您遵守我的职业操守。”

龙皓晨扬长而去,他本来只是个学生,也不在乎他好评还是差评。他知道即使他是想靠工作混口饭吃别人也只在乎他的脸—也默认他是千千万万无奈做着那种卑贱工作的人,这张脸这么出挑,也没什么人想到同情他,觉得遗憾。

龙皓晨把头低在洗手台里,伸手刺激喉头干呕,秽物随着水流冲走,他伸手接了点水泼在脸上,潮红褪去,镜子里的脸干净,精致,带着少年气,又狼狈,落寞。

他对着镜子整理了表情,准备回去接下一单。

“龙少很专业啊,只陪喝不陪睡?”

“考虑考虑我?”

龙皓晨转身,看清来人的时候一瞬间完成了惊愕到抿唇的变化,他冷冷的看着来人又突然不想回到灯红酒绿的环境里,一时间僵住了。

“别挡路。”

“我没挡你,你想走不就走了,可你没走。”

“……”

龙皓晨承认他一瞬间想留在这里看看他,可也只有一瞬间。

一瞬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比如在龙皓晨愣神的时候枫秀就已经近身,按着他的头咬上他的嘴唇,头被枫秀扣着不断加深,龙皓晨被推推搡搡着进了包间,光线变暗龙皓晨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重量倾倒,眼前只剩下一对漆黑的眸。

窒息的眼里还有水光。

枫秀低头看着他,他眼里的光胜过莎士比亚的花园,他飞扬的风采越过仲夏夜的诗篇,他爸以为他是私生子不管不顾,他妈蒙冤后来一病不起,他拿自己能做的一切撑着自己那不算家的家。

龙皓晨踩着日月星辰翻过刀山火海来爱他,可他却放手了。

枫秀低头吻着他,不同于先前的攻击性,这个吻来的很温柔,像是安抚。

情侣的矛盾总能在一个缠绵地吻里解决。

龙皓晨头向后仰起,枫秀顺势咬上他的锁骨,亲吻他的脖颈,又抬起身,低头咬上龙皓晨的喉结。

“嗯……”

抿住的嘴唇里露出一点点声音,枫秀索性甩开一身的衣服描摹着身下人的躯体,心满意足的感受到颤抖,手沿着胸口一路向下勾勒出清晰的轮廓,一遍一遍。

龙皓晨抬头吻他,又被枫秀按回去,四周黑灯瞎火,一切感官都更加清晰。

最后一层隔膜被捅破,喘息声和呼痛声连成一片,他们在合二为一中感受彼此的心跳。

多一人少一人仿若无人知晓。

一夜无话。


     【TBC】

【喻黄/联文】少年时 「8」

写在前面:

是和cp@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寒假癫疯联文。

校园文,双向暗恋,副cp不定,主cp喻黄

小学生文笔,可能ooc注意!



chapter. 8

我带着深藏骨血的爱站在你身边,缄默不言。

你就在我身边,你眉眼里有醉意,你脚下走不出直线;你眼睛里带着潮意,你头上可爱地呆毛微微立起。

喻文州把黄少天送回家,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恍了神。

如果他有再多一点勇气,给他一个吻,是不是会不一样了?

喻文州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一静下来,头脑就乱了套。

黄少天仰着满身湿意的眸子,抬头看着他。

他竟是没了定力,狠狠的揉了把头发,拿出手机,他们的私密群里的锁屏消息竟是:“震惊,某文科第一竟做出这种事!”

喻文州正好奇以叶修的下限可以做出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往上一划,冷不防看到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条水泥路,路灯在地上投出间歇地影子,两人靠得很近,额上布满了彼此的阴影,看不清表情;身体的影子斜着拉长。

两人身子都很挺拔,一前一后竟是没分出高下,低垂的发丝贴在一起,投下剪影。

这是一张尺度可大可小的照片。

看不出来的,以为两人站在一起;看得出来的,也不会说出来。

周泽楷在亲吻叶修的鼻翼。

喻文州沉默了,先前从他脑海里消失的画面又怼在脸上,看着他们在群里疯狂@叶修和周泽楷,群里又弹出了一条:

周泽楷:他睡着了

郑轩:woc???

王杰希:想不到啊小周工作效率这么高?

周泽楷:?

周泽楷:叶修,醉了。

喻文州没看下去。

喻文州攥着手机的手握紧,看着恍若无骨的手此刻抖得厉害,他走进卧室坐在桌子前,打开窗户,拿起笔却走了神;当他猛的一回神狠狠地摇了摇头,纸面上用秀气的字体写着的句子依然是熟悉的“Flowers break dawn, wake up but can't  see you. ”。

“我疯了。”

喻文州这么想。

他猛的站起来,吱呀一声拉开门走出去,抬起手想要敲门,又放下来,抓在门把上。

他又举起手来,食指弯曲,就要用力的时候又一收,轻轻的碰了一下。

他用力的呼了一口气,仿佛能平息躁动似的,拉上门回去了。

只听碰的一声轻响。

喻文州坐回客厅的沙发上,自己那一串钥匙正摆在桌子上,钥匙扣是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合照,他才想起来。

他和黄少天都有两间房子的钥匙。

另外一边,黄少天手上紧握着门把,门把已经被他拧下,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打开。

可他却没用力,直到关门和拖鞋在瓷砖上摩擦的生意渐渐听不见,他才松了手。

另一只手上,手机屏幕正闪着光。


不管怎样,明天都是新的一天。

喻文州是被热醒的。

身上掖着被子,被子的边角被细心的卷了进去;喻文州感觉自己浑身是汗,睡衣黏腻的粘在身上,难受的紧;想张嘴却感觉力不从心,没能发出声音。

昨晚的记忆渐渐回笼,他昨晚换了睡衣,坐在床上玩着手机,想着怎么能让黄少天更好的接受自己,迷迷糊糊的却睡着了。

窗户没关。

九楼小高层。

秋天。

那可真是太刺激了,想不发烧都难。

“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把喻文州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黄少天系着围裙,手里捧着一个塑料托盘,托盘上放着两个拳头大小的碗,舀着粥,插着勺子。

黄少天伸手为喻文州端起一碗,喻文州接过,碗壁也并不烫,显然是精心注备过的,他用勺子在粥里搅了搅,然后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暖暖的,很舒服。

“好吃。”喻文州不由的称赞,他抬起头,见黄少天也捧起一碗,安静的喝起来。

“喜欢就好啦~”

喻文州看着他,觉得他此时像极了一个家庭主妇,不由的笑出了声。

“你还笑得出来?”黄少天接过喻文州的碗,提醒他:“我要是晚点来你可就烧死了,还有功夫在这乐?”

“你心可真大。”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感觉这话里充满了嗔怪,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立刻接了下去。

“对不起。”

他说完愣了一下,黄少天也不明所以。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直到黄少天把托盘再端走,他心里没有他看着那么平静。

他不知道他话里怎么就带上了责怪,也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突然要道歉。

直到把碗放进洗碗机,他才鬼使神差的接了话:

“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把自己赔给我。”

窗外有风刮过,落叶轻飘,从窗户飞进来,落在他伸出的手指上。

没有人听见,可他想让全世界都听见。

    【TBC】

【晨景】 安

写在前面:

刷完原著正赶上情人节,想为喜欢的cp做些什么,应时而作。

是晨景情人节贺文,无其他cp

原文指路晋江《谁说Omega不能A爆了》

全文1318,谢览。


正文


虽然战火依旧。


帝国和联邦在与虫族的先手战争中取得的微弱优势正逐渐向胜利倾斜,在盛世下好逸恶劳的昔日王者出手并未辜负王者威名。

战局已经逐渐稳定,大部分的星系已经回到了昔日和平的生活里,只剩下边境的几颗行星仍有虫族的军队苟延残喘。

他们只能靠自身的生育能力去和人类军队拼数量,败局已定。

路帅难得享受到了战争开始之后最长的一次假期。

假期的第一天,某闻姓人士就对他发出了警告:

“你要是迈进厨房一步我就起诉你谋杀亲夫!”

路景宁:“……?”

路景宁板着脸,面无表情的动了手。

望着他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流氓样子,闻星尘也不还手,迈开步伐快速的向后退去任由他打闹。

总归是自己对象,路景宁气归气,也舍不得真打,象征性地打几下之后也就停了手,任由他把自己往他怀里带。

煤球不在家,挺大的房子里只有他和闻星尘两个人,他低了低头,Alpha的信息素环绕在周身。

他不由的软了腰,就这么躺在闻星尘腿上,好看的眉毛在他的视角下震了震,煞是好看。

这是他喜欢的人。

路景宁不由的笑出了声。


入夜。

路景宁站在阳台上,他仰头注视着星空。

夜空澄澈黑蓝,晶莹的似泼上的墨水;墨水里浸着几粒水晶,闪烁着光辉,时隐时现。

星河入眼灿烂,夜幕帘下幽暗。

在星空之下,他许下了击败Alpha的誓言;在帝海的校园里,他追求一个欲擒故纵的Alpha; 在时间的长河中,这星空还将陪他一起,向着不可期的未来走去。

见证生死。

那里有他的过去,他的理想,他的未来。

还有,他的爱情。

路景宁抓着栏杆的手微微用力,白皙的手掌上露出了青筋,青蓝,竟是有些不甘。

“我还是没能战胜Alpha。”

他曾是第一位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Omega上校,最年轻的元帅,S级信息素拥有者,可他还是没能战胜本能。

他会在信息素结合的时候软了腰,会由着他的爱人标记他,也许还会像其他人一样,为他生个孩子。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路景宁回头,见到闻星尘手里捧着一坛花。

一株枝叶侧长满了紫色的纤维,在这地毯般覆盖的纤维里,偶有几朵蓝花探出头来,吐出花蕾。

另一株花朵仅由一枝简单的根茎撑着,盛开着蓝色的花。

后者简单的根茎缠在前者紫色纤维的茎上,饶了圈,一大多小开在一起,点缀在紫海之上。

没有等路景宁把问题问出口,闻星尘就伸出了一根手指,摁在了他的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传说,在古代的情人节,我们还没有从地球走出来的时代,人们会在情人节到来之际,选定与自己爱人和自己名字有关的花,将它们种在一起。”

“几天之后,如果它们缠在一起交相盛开,就意味着,相伴终生。”


路景宁感觉自己的眼眶泛起了湿气,他看着交缠在一起的两朵花,等待着后文。


“蓝色妖姬,L,路景宁。”

“勿忘我,W,闻星尘。”


闻星尘注视着路景宁,轻轻的将怀里的花放下。

此时此刻,两人的瞳孔里,只剩下彼此。


“阿宁,我爱你,情人节快乐。”

“我也爱你。”


他们在星光下相拥,无边的夜空成了这幅画的背景,一切都静极了,静到他们听到彼此的心跳。

他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假期里,闻星尘用他体贴入微的细心,在这个本应该无人知晓的日子,为他送上了这样一份惊喜。

路景宁忽的想通了。

“爱是给予。”

他们此时互为软肋,互为逆鳞,是彼此的弱点。

因为对方是他们的唯一。

他们还将一起走下去,一起作战,一起生活,一起仰望夜空。

——一起同生共死。


虽然战火依旧。

【喻黄/联文】少年时 「6」

写在前面:

是和cp@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寒假癫疯联文。

这里流年,称呼随意,本质是鸽子,喜欢咕咕咕。

校园文,小学生文笔,可能ooc注意!


chapter. 6

寒夜度过黎明,盛夏响彻蝉鸣。

正值盛夏的两人心里都藏着秘密,聒噪的蝉鸣催人入睡又烦躁。

眉眼里有着故事,对视时却不名一字。


隔壁班的交流气氛此时颇为奇妙。

黄少天:“哎哎周泽楷我听说你和文科传奇著名的垃圾话叶修在一起了,你也不是很会讲话啊你怎么搞定老叶的啊拜托你给我说一下啊说一下啊说一下啊喂!”

周泽楷:“?”

周泽楷:“一起,演,偶遇。”

黄少天:“?”

黄少天一脸茫然并拽来了周语十级江波涛,对此江波涛一脸无奈:“唉我说你们两个冰与火这么久了还没搞懂小周想说什么啊?”

周泽楷直直的看着他,意味有点明显。

“好哥哥你别看我我错了我不乱讲话行了么,”江波涛没好气的说,“小周的意思是,上学放学想办法凑到一起,在学校里偶尔演个偶遇,刷存在感。”


文科班

喻文州微微下蹲配合这叶修坐着的高度,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看着叶修不时屈指敲敲桌面,震出几声响。

“我这边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你们两个人怎么样,”叶修顿了顿,拖了个长音“只有你们知道。”

“只有你们知道。”

这句话,活在了喻文州上午剩下的两节课里,以至于他被英语老师叫起来分析句子时,试卷上写着的竟是不知是谁写的情话——

“Flowers break dawn, wake up but can't  see you. ”

他一惊,身子对着英语老师开口的时刻,所有人都感觉抖了一抖。

他说:“对不起老师,我睡着了。”

班主任·英语老师噎了一下,又开始教师通病的叨叨叨:“最近有很多老师和我反应你这上课状态有点问题,不要过度要求自己,健康最重要,课上一定要抓住……”

黄少天也揪着心。

他和喻文州本来就该一起回家,一起上学,甚至还可以住在一起。

他们已经够熟了,演偶遇?

话痨黄难得自主思考,却遇到了一道给分标准只有“言之成理即可”的简答题。

 这道题答错了,就是一辈子。

他有些畏缩了,不敢写下答案,可冥冥中又有另一个人摆弄肢体叫嚣着落笔,声张着不写后悔终生的理论。

黄少天还是没敢写。


铃声响了。

原本沉寂的学校一瞬间炸开,笑声哭声骂声一齐冲向校门,居高临下还有更多的人再加入这场追逐,竟有些丧尸围城的气势。

黄少天是个挤惯了的人,他正准备挤入人群成为人潮里的一滴水珠,冷不防被人伸手拽住,拉回面前。

是喻文州。

“怎么啦?”黄少天对着他笑,语气有些玩味,“学霸的身子软挤不得啊?”

喻文州没说话,站在教学楼前,低头看着英语小册子,嘴里不时默默念着些什么,没有一点搭话地意思。

天气还热,没有空调的地方光耀的刺眼。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经由眉毛,太阳穴顺下去的汗水勾勒出颇为精致的面容轮廓,微微垂下的发丝偶有震动,遮了眼。

他竟是看的入了迷。

黄少天记得有一句话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彼时他嘲讽别人情侣滤镜,现在到了他自己,他感觉他终于明白了。

喻文州并不自觉,当他从单词里抬起头,正好碰上黄少天的目光。

喻文州:“……”

喻文州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于是一巴掌拍他肩膀上,惊的黄少天“哎呦”一声。

“走了,回家。”

“哦哦哦哦好!”


故事要从哪里说起?等到你说话,什么事都是渺茫的找不到源头。

 【TBC】


【喻黄/联文】少年时 [4]

前言:

是和cp @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寒假癫疯联文。

联文还有一个妙处就是提升对知识的理解(bushi)


小学生文笔注意!

可能ooc注意!


chapter. 4

“最后一道大题,”喻文州拿手指敲了敲敲黑板“其实它完全可以是一道送分题。”


“!!!”


班主任也被这么大的口气震慑了一下,毕竟是让隔壁小班都整体痛哭流涕的水平,怎么讲来也不至于如此不堪。


“我在考试时用的是强行证明的方法,”喻文州顿了顿,“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在刚刚想到了新的方法。你从C点作左侧面的垂线,正好C是对角线的中点,左侧面是正方形,中位线定理立刻应有尽有。”


做完图喻文州走下讲台,班主任也愣了神,盯着粉笔图寻思着这孩子是遭遇了什么滑铁卢居然分到实验班。


滑铁卢本人—黄少对班主任心里的想法一无所知,这位朋友正襟危坐对着黑板作图,倒是显示出了对学习的一分热度。


班主任索性不讲了,让他们自己试着用喻文州的方法完成证明。


下课铃声很适时的响起,教室里讨论声和叫绝的声音突然炸开,显然是得到了想要地结果。


喻文州没有看到黄少天眨着星星眼对自己露出崇拜的眼神反而是一直看图,低了眉眼感到有些失落,又猛的点醒自己。

“疯了么少天是个男孩子不是小迷妹,爱上学习是好事。”


下面两节语文课连上。


这位语文老师一看就是长期从事熬夜地工作,人到中年精力旺盛头发先掉了个精光,顶上净了一片也不改其英雄本色,往往给自己脸上厚颜贴金——

“我是你们的哥哥啊。”


现在,这位大哥哥正操着八十分贝的大嗓门,对着班里昏昏沉沉的同学高喊:

“唤醒麻木的同学,从同桌做起!”

“遇到了就是缘分,给哥爬起来听讲!”

“醒醒!杜甫这首诗字字珠玑十四字七种情感你趴在桌子上怎么体会!”


喻文州望着桌上摊开的诗词鉴赏2分,却仍是半个字没有听进去。


他的思绪飞的很远。


往近了说,他不知道怎么追到一个人。

他他有很多迷弟迷妹,很多人直接想他要联系方式,他也很自然的给了—一个从初中开始就用来处理这种问题的死号。


学霸正因为不会追人而苦恼,甚至划了划鼻梁。


他想对黄少天袒露心意,又怕他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怕双方在一起后,双方父母觉得他们变态。

至于更多的其他人的眼光,他不在乎,有意见可以,憋着。


思绪又回到试题上,杜甫表达了见客人什么的情感他不知道,但理综学霸的思路还是告诉他解题要按部就班——一切得先追到少天再说。

他不喜欢自己,一切都是杞人忧天。


“颈联,作者用夸张的修辞,极言住处之简陋,老年多病,羞愧于招待客人,表达了……”


黄少天被杜甫逼疯了。

别问,问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五个字可以搞出这么一大段话。

毕竟黄少是站在白话文生物食物链顶端的人,在古诗文方面没有呼吸权。


“都别给我不懂装懂!都打起精神来!你们不能因为自己是理科班就轻视语文!”

“不得不说人家文综的叶修,他在做诗歌鉴赏的时候,愣是找到了我们命题人都没想到的两种情感,你们没进入境界还睡觉!”

“阴死阳活的还不起来!”


“叶修?”

听到老师点名,喻文州心里想的并不是他和自己并称的名头。也不是感慨于他对古文的人独到理解。

这人和他私交甚好,可他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可能有助于他追黄少天。


叶修和隔壁理综小班的小周,周泽楷,官宣了。

       【TBC】


【喻黄/联文】少年时 [2]

碎碎念:

是和cp @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寒假癫疯联文。

数学和物理已经逼疯了我们。

这里流年。

校园文,双向暗恋,第一条lof。

小学生文笔注意!

可能严重ooc注意!

chapter. 2

想一直盯着他看又害怕有所察觉的心理真是该死的美妙。

考试已经结束了,可仍有一群人围着喻文州要答案,嘴里面念念有词的是:“如果复合场力和重力平衡…”

空调没关,门前冲进了暑气,黄少天顷刻间就见了汗;嗡嗡的震动声夹杂小声地议论蚊子一样烦人。

念的人头大。

—“woc喻文州你看我看我看我看我啊他们这些花里胡哨的书呆子你小心别被他们传染了啊看看你家英俊善良没有心机充分自由的黄少啊喂!”

然而喻文州和他并没有心电感应,青年人站在人群的正中间,完全没有看过来的意思,但议论声一直没有停止。

“它这里说的是达到等效平衡,没有告诉平衡常数,怎么能……”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家长并不放心学校宿舍和食堂,早就有交情的商界四老一合计就决定在学校旁租房给孩子上学,在一起出资找一个阿姨帮他们料理起居饮食,以达到生意孩子两不误的地步。

他好容易鼓起了勇气,想凭借家离的近的优势从拉近距离开始,却出师不利。

那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挺拔的人影,和站在大开的班门口流汗的人,仿佛是两个世界。

黄少天想起了他初中老师就对他说过的话:

“你的资本只有一张脸。”

他当然是不置可否的,可当他所追求的对象是喻文州的时候,才明白他说的,恐怕是对的。

优秀的人总是什么都优秀。

喻文州生的好看,瞳孔黑洞似的摄人心魂,成绩为人都是不容置喙的优秀,待人亲疏有别总能把握住亲密度的最适尺度。

双方都舒适,黄少天不舒适。

好在这些学霸三三两两讨论出了结果,知道了结果,明白结局不能逆转之后也不在纠缠。喻文州对着面前的人微微一笑,对黄少天摆了摆手。

“唉不是我说啊这些人也太烦了吧考试就考试呗还要对答案好像对了就能多考二十是吧他们都到这个水平了作对多少自己心里都应该有数啊烦你干嘛……”

喻文州:“!”

喻文州被这阵势震了一下,思考了下怎么应付才最为得体—思考的结果是没有结果,他索性一把拽过正在balbala的黄少天,伸手捂住他的嘴说:“回家。”

肌肤相触的地方很快变湿了,喻文州吃了一惊:“你在空调屋湿成这个样子?”

黄少天掰开他捂嘴的手:“我那是在门口等你。”

“……”

“还不回家?”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出教室,关掉空调和门,走着喻文州也没忘记抽两张纸擦手,顺便擦擦黄少天的脖子。

“woc!”

黄少天却像触电似的猛的一蹦三尺高,喻文州惊的都愣了一下:“疯了?”

气氛突然尴尬,即使是黄少天的嘴巴也救不活这个场子,他抓了抓耳朵,说:“这,这不是……怕浪费你的纸么 回去再洗澡就行了,不麻烦你,要是让那群死鬼你这样见到我还活不活?”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作为理科部风云人物,并称文理双仙的他和叶修都有很多的追求者,一些没有脑子的还会直接上门,做些自以为有勇气的事。

这并不能成为黄少天拒绝他的理由。

他很想对黄少天说你和他们不一样,可动了嘴唇,却又咽了回去。

路上他们都没再讲话。

回到家,喻文州看着还在身后跟着的人,出声提醒他:

“这是我家。”

“哦哦哦哦哦哦!”

黄少仿佛大梦初醒,冲着喻文州点了点头,转身向对门走去的时候,喻文州又叫住了他。

“对不起啊。”

“你想好好学习么?今晚上我去找你。”

       「TBC」